• <th id="ixzxe"></th>
    1. <tbody id="ixzxe"></tbody>
        <li id="ixzxe"><acronym id="ixzxe"></acronym></li>
      1. <tbody id="ixzxe"><track id="ixzxe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<dd id="ixzxe"><noscript id="ixzxe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  1. 【沈阳网络公司选晓天科技】五大营销型网站推广系统为您打造:沈阳网站制作,沈阳网站建设,沈阳网站优化,沈阳网络推广第一品牌!【万客宝】
          15998287373

          想让企业在互联网上做得更好的企业家的不二之选!

          实战 专业 落地 高效??

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沈阳网站制作 >

          寻子记:“宝贝回家”网站创建人张宝艳

          人气: 发表时间:2016-08-04 作者:沈阳seo公司

          央广网北京2月13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春节是中国人最看重的节日,即便远隔千里,也要回家团圆。不过,几家欢乐几家愁,对那些孩子被拐、走失的家庭来说,春节难团圆。如许的节日更是让心里的伤疤又撕开了一角。



          近年来,寻子寻亲牵动社会各方存眷:网上微博打拐兴起;连续几部影视剧以打拐、寻子为主题;今年初,由民政部开发的全国救助寻亲网上线……民间寻子网站“宝物回家”见证了许多寻子家庭的故事。



          据统计,“宝贝回家”创建至今,四万多登记在册的失踪儿童已经找到1300多个。本日,“宝贝回家”网站创建人张宝艳讲述一个个寻子寻家的故事。



          张宝艳家在吉林通化,春节前,别人纷纷返乡,张宝艳却逆流跑到北京。采访那天,和她的见面,不得不插空约在了她住的快捷旅店。



          张宝艳对记者说,“有时间我爱人说,我们家是旅店,偶尔回家住一会。我这次走那天晚上,包了饺子在冰箱里冻上”。



          录制寻亲节目,寻求项目合作……对常年东奔西走的张宝艳来说,快捷酒店可能是比家还要熟悉的地方。



          《亲爱的》《失孤》等影视作品里,怙恃们的寻子故事湿润了观众的眼睛,也让更多双眼睛开始关注打拐。这不再是只有寻子父母才关心的事情。



          张宝艳说,“因为上面寻子旗上的电话都是我们志愿者的电话,那段时间志愿者的电话都打爆了,每天都有人来提供线索”。



          在一部影戏里,张宝艳本色出演了一位寻亲打拐的志愿者。有人说她太高调。张宝艳回应,“吉林白山有个被拐的孩子。但是家长已经不在原籍,联系不到。我就找广播电台,给广播完之后十分钟,家长电话就打进来了。有时候有的人也是说,你们宝贝回家太高调了,太能作秀了。其实媒体对家长来说,每次宣传真是一次盼望。谁知道哪块云彩有雨”。



          2015年春节,在电影中扮演过寻子父亲的刘德华把这首歌唱到了春节晚会。过年回家,即便得履历春运大战,即便相聚的时候很短暂,它依然是中国人最珍视的人生时刻之一。然而,一年又一年,寻子家庭却在此刻经历着不一样的欢喜或悲伤。



          除夕,张宝艳通常是挂在聊天软件上在线值班度过。她有153个工作群,100个讨论组。采访那天她一登陆,一下子涌出200多条新信息。



          这些不带感情偏向的提示音,在春节带来过希望,也延续过失落。



          “彭岑岭接到举报照片的时候正好是三十晚上。三十那天我值班,我一看,我说真是乐乐啊。大年初三吧,警方就解救出来了”。这是张宝艳最乐于回忆的一次春节记忆,它让人振奋,却也特殊。



          通常,这提示音在春节烟花和炮仗声的热闹中,更孤单。



          张宝艳说,“咱们是过年,家长是过关。什么春节、元宵节、中秋节,大概孩子生日,孩子丢的那天,对付这些家长来说真的都是特殊惆怅的一天。像许多家长,春节那天家里都不关门,希望着有奇迹,孩子突然推门进来了”。



          春节为孩子留的门儿,是寻子家庭空落落的心。



          张宝艳对记者说,“到春节的时候,家长那个群里的聊天记录,我也不敢看,看了难受。有时候不一定哪天哪个家长就上来了,说今天是我孩子生日,我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,他有没有蛋糕吃。天天这样”。



          电影里的重聚场面显示,孩子失而复得,母亲已说不出一句话,只是大哭。画面中,一位还没找到孩子的父亲,看着别人的团聚,笑了,又哭了,只是,没哭出声。



          现实中,这些哭声,张宝艳听过一次又一次。“这个家长打电话告诉我说,孩子被警方解救了。李静芝哇一下就哭了。她就说,为什么我也付出这么多,我也一直在找,怎么我就找不到。虽然我们现在找到1360多个孩子了,但是,每次找到孩子就连我都高兴不起来。我一通知的时候,有的家长说恭喜、祝贺。但更多的家长马上就发一个心碎的心情、哭泣的表情”。



          宝贝回家网站上,还有4万多条寻人信息没找到。有些志愿者已经跟了8、9年。



          1360对4万。



          张宝艳和丈夫创建“宝贝回家”是希望更多家长能利用起网络寻亲,却也盼着它关门。张宝艳说,“我们最终的愿望就是天下无拐。这个网站让他尽早地关门大吉”。